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
欢迎投稿本网站
主页 > 新闻 > 头条 >

一人致残拖垮全家,委员建议集中托养重度残疾人

发布时间:2022-04-10 14:36   来源:未知    作者:admin

两会期间,众多建议指向残障群体的救助。

全国政协委员刘卫昌长期关注残障群体权益,他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,计划在今年两会上提交“关于对重度残疾人实施集中托养服务”的提案。在这之前,刘卫昌已经连续3年就这个议题提交了提案。

“这是处于最基层、最贫困的一群人。尽管国家逐渐在完善相关政策,但距离满足整个残疾人群体的真实需求,还存在较大距离。”刘卫昌呼吁社会各界关注这一群体,尤其是政府应该出台相应政策,将这个群体集中托养起来,确保他们得到应有的救治与照顾。

多名业内人士也向中国新闻周刊反映,目前国内大部分地方都缺乏针对残障人士,尤其是农村精神疾病患者的托养机构,这个问题亟待解决。

整体生存状态堪忧

刘卫昌是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残疾人联合会副主席,同时他也是一名残疾人。因1岁时高烧不止,他患上小儿麻痹症,10岁进行手术治疗后,才逐渐能走路,现在可以生活自理。

正是由于同样的身份,刘卫昌对残疾人群体的权益格外关注。“我本身生活在农村,对这个群体一直很关注,所以接触的残疾人也比较多。”在他看来,这个群体整体的生活和生存状态并不好。

苏梅(化名)是刘卫昌附近村子的居民,因为身体残疾,已经在床上躺了10年。苏梅有2个儿子,其中一个是聋哑人,她的爱人也是残疾人。一家的工作收入来源为零,生活十分困难,只能靠各方救济过活。

“平常一个月能领到200多元的国家补贴,当地村委会每年年底会给她家300元补助,整体算下来,一年一共才大约2700元的生活补贴。邻居也会帮忙种几亩地,靠着这些东拼西凑的收入,勉强生活。”刘卫昌说。

在大部分农村地区,一个重度残疾人往往会拖累整个家庭。苏梅这样的情况只是冰山一角,也是整个农村残障人群生活境况的缩影之一。

刘卫昌在调研中发现,像苏梅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。这些农村残疾人群体大部分自身没有劳动能力或者劳动能力有限,很多没有工作收入或通过工作所获得的收入十分微薄,政府补贴有限,生活缺乏基本保障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由于精神疾病患者大多需要看护,患者家庭又会丧失一位劳动力用作看护,使原本并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。

刘卫昌说,“对于一些有暴力倾向的重度精神疾病患者,如果家里无力承担治疗费用,一般会选择将其锁在家中,避免外出,以防可能会产生社会危害。”据他了解,精神疾病患者也并非都是先天的,有的人是因为长期外界压力过大,导致精神崩溃所致,这类人群不在少数。

上一篇:罕见病患者,不该成为“医学的孤儿”
下一篇:当孩子用戏剧讲述伤痛和希望

分享到:
0
最新资讯
阅读排行
广告位